书库排行繁體
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

《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421章 他的心思我何尝不知

    天*天*小*说 m.360118.com    “我嬉皮笑脸,她冷若冰霜。我心里好笑,回到这个“仇”,我还是要报的!

    把门锁上,我假装凶她,我看得出来,她心里有点怂,脸上却强作镇静。

    “打都打了,你想怎样?”她反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怎样?当然是想吻她,若不是她怀孕,我还想要她!

    她反抗我,但是她的劲道,哪里能反抗得了?

    很香甜的女人,加上她是我救命恩人的女儿,我对她更有别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我吻她的时候,其实心疼和愧疚大过于**,她死命的掐我,她给我的痛感,我很喜欢,我希望她能伤害我,让我的心疼能够平衡一些。

    她竟然用膝盖来顶我的命根子,这可不行,如果我没死,我还要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呢!

    我压住她膝盖,把她抱起来,我们这样是很暧昧的姿势了。

    我说是她害我空巢多年,让她给我补偿,她挺害羞的说,他怎么补偿,她是个孕妇。

    她这样子,真的是太可爱了,我被她逗笑。

    她说我是影帝,笑我是老腊肉,我不想她逃过补偿我这个问题,她有些躲闪,但似乎抗拒的并不是很厉害。

    我听说三个月之后,可以适当的、轻缓的有夫妻生活,所以……我在她耳边轻轻说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她忽然很正色,说不想和人共享,我根本没有碰过白晚晴,哪里来的什么共享。

    我蹲了下去,脸贴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我现在并不是想要发泄什么,我只想像一个真正的丈夫,好好疼她,像一个真正的孩子的爸爸,贴在她的肚皮上,听听孩子的动静。

    我想这样的场景,她一定是幻想过,求而不得过。

    当初她怀小唯,整个孕期,都没有丈夫的参与,一个人去产检,或者一个人在深夜,一定无数次幻想过,我在她身边的场景。

    所以我现在想给她,想把她曾缺失的,用最温柔的方式给她。

    但是我又不能让她眷恋我,不能让她陷入无望的爱情,陷入永远失去爱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我说她欠我一个孕期,一个孩子,我说她让我满满的父爱无处安放,我说她必须补偿我。

    她果然错会了我的意思,她以为我在说白小茵,以为我把她当成白小茵的替身。

    白小茵已经去世三年了,我承认我在心里时常怀念她,但此时此刻,夏景就是夏景,白小茵是白小茵,我并没有把她们去重叠。

    她以为我亲的、吻的,想关心的,想疼爱的,都不是她,她既然这样错误的理解我的意思,那就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    我看得到她眼里的失望,很心疼,她忽然变得无力了,我感觉到她心底的绝望,也感觉到了,她想要放弃,却放弃不了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信读到这里,已经是凌晨两点了。

    那些往事,一幕一幕的从脑海中掠过,我跟随着傅颜的叙述,一会儿笑,一会儿哭。

    我心里真的很痛很痛,痛到哽咽难语,趴在被子上哭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已是寒冬12月了,我起来洗脸的时候,发现窗外已经下雪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曾经的一个雪夜,我站在阳台,而他悄然来到我的身后。我希望这样的奇迹重现,于是我披上棉袄,打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北风扑面而来,我冷得打了个哆嗦,双手抱成一团,不由自主的瑟缩。

    雪下得挺大的,一会便铺了薄薄的一层,我伸出手指,在阳台上写下傅颜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身后传来轻轻的咳嗽声,把我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柯郝摸索着,已到了我身后。

    我的房间是和柯郝房间相通的,所以他来我的阳台,可以径直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,你当心着凉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雪,这会儿没有谁破坏,是最美的时候。”我笑着,说完又后悔了,毕竟他看不到。

    他摸索着往前,我赶紧去搀扶他。

    他伸手,去摸窗台上的雪,感受积雪的深度。

    “一定很美吧。”他唇角露出点微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点头。柯郝现在的样子,我天天看着,已经成了习惯,若是外人看着,是真的很恐怖,我甚至不忍描述。

    “夏景。”柯郝喊我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答应他,挽住他的手臂,想扶着他进屋。

    但他固执的站着,不愿意进去。

    “外面冷,小心感冒了。”我柔声。

    他拉着我手臂,面对着我站着,沉默几秒后说:“夏景,从明天开始,你不要过来照顾我了,苏宁会来照顾,还会替我喊护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现在并不忙啊。”我笑笑。但我其实心里明白,他为什么不让我照顾。他一直不想让我有心理负担,让我觉得,他是因为我受伤,所以我在感恩图报。

    他转身往屋里走,有点焦躁。进屋之后,他烦闷不安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柯郝。”我柔声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这样,不需要因为报恩,而守在我的身边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摇头,看着他说:“不对,我不是因为报恩,就算你这次受伤,和我毫无关系,我也会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他苦涩一笑,摇头说:“但不会这样,日夜守护吧?夏景,我不需要,我真的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这么多,先好好养伤,下个月又要手术,你需要好好调养。”我给他打了一杯热水。

    柯郝没有喝水,他怔怔的坐着,过了一会儿,幽幽的说:“我是有过这样的心思,等个三年五年,如果颜哥没有回来,我会追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他这份心思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

    “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,我已经不再有这样的奢望了,也不需要你给予同情,委曲求全在我身边。”柯郝接着说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他这样的想法,我也早就看出来了。所以他今天才会赶我走吧。

    “柯郝,我们可以放下这些问题吗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柯郝沉默,好一会儿才说:“我总是不断的去想这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柔声说:“不要想,任其自然吧,我们好好治。饩托辛。”天*天*小*说 m.360118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